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秘书的成长之路
秘书的成长之路
陈静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,有些百无聊赖,已是黄昏十分,想着这一整天杨诚都没有叫自己进去「工作」,莫非是晚上要去自己的小屋留宿?!想着晚上可能进行的一场盘肠大战,陈静不由得夹紧了双腿,觉得自己下身有些润湿了。-
  眼前的光线忽然一亮,继而又阴暗下来,陈静抬头一看,才发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,门口此时正站着两个人。
-  进来的人是一男一女,男的四十岁左右的样子,西装革履。女的十分年轻,看着不过二十岁的样子,此时正双手挽着男人的一条胳膊,整个人都贴在男人身上,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扎在两侧,脸上化着浓妆,不过仍然可以看出其姣好的面容,穿着十分暴露,上身穿着一条红色吊带小衣,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蛮腰,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热裤,白皙光滑的大腿也都裸露在外面。
-  陈静心里直嘀咕:这都秋天了,虽然天气倒是还不冷,可现在到大街上去看看,哪里还有这么清凉打扮的?!-
  心里虽然腹诽,陈静却是站起身来,微笑着询问道:「先生,你好,请问找谁?」在陈静打量两人的同时,那两人也在打量着陈静,听得陈静询问,男人开口道:「你是新来的吧?我找你们杨总。」说着就往里面走去。-
  陈静赶紧起身拦住:「先生请问你有预约吗,没有预约不能进去!」男人戏谑地看了看陈静:「放心,我跟你们杨总认识十几年了,不需要预约的。」说着让开陈静就推开里间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。-
 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杨诚听见开门声抬起了头,看见进来的两人和跟在后面一脸焦急神色的陈静,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,冲着陈静摆摆手,示意没事,开口对进来的男人说道:「老郑,你怎么来了,有事?」「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?!」那个老郑边说边轻车熟路走到沙发上坐下,扭头看了眼陈静问道:「什么时候又换了个新秘书?这位怎么称呼?」「这是小陈,今年大学刚毕业!」杨诚坐在椅子上回答,又扭头对陈静介绍道:「小陈,这是XX医药在咱们市的销售经理,这是他秘书婷婷。」「老杨真是好福气啊!」郑经理又深深看了陈静一眼,暧昧地对杨诚说道。
-  得知来人是老板的熟识,陈静心中松了一口气,赶紧拿杯子倒了两杯水放到茶几上,待抬起头时,却被看到的景象震地目瞪口呆,只见那个婷婷径直走到杨诚身边,做在杨诚的大腿上,揽着他的脖子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口中说道:-
  「杨总,有没有想我啊?」杨诚在婷婷鲜红的小嘴上回了一口,笑着说道:「想死你这个小妖精了!」说着大手就攀上婷婷胸前的高耸,揉捏起来。-
  郑经理眼看陈静愣在那里,伸手把陈静拉过来坐到自己腿上,把头凑到陈静耳边:「别奇怪,我跟你们杨总认识十几年了,一向是有女人一起干的。」说着把手就从陈静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。-
  感觉到自己胸前的乳房被人握住,听到郑经理如此言语,陈静只想立即逃离这里,可是觉得浑身无力。
-  耳边传来婷婷嗯嗯哼哼的呻吟声,男人握住自己乳房的大手有技巧的揉捏着,陈静只觉得心中燃起一团火来,无力地瘫软在男人怀里。
-  感觉陈静弹力十足的小屁股在自己大腿上轻轻扭动,手中揉捏着陈静丰满圆润的乳房,郑经理也觉得欲火高涨,低下头,狠狠地吻住了陈静鲜红的小嘴。一番热吻过后,郑经理才抬起头,对着杨诚说道:「老杨,晚上一起出去玩玩?」杨诚自然欣然答应,很快四人驱车驶出了公司。-
  随便找了个饭店吃晚饭,席间那个婷婷很是活跃,不停的叽叽喳喳活跃气氛,时不时地还用言语挑逗桌上的两个男人,陈静却对此仍旧有些不适应,只是一直拘谨地坐在一旁。
-  用过晚饭,四人又来到一家KTV,开了一间大大的包房。一进包房,婷婷就自己奔着话筒去了,选好一首歌,自顾自开始唱了起来。-
  杨诚郑经理陈静在包房的沙发坐下,郑经理挨着陈静,三人各自倒了一杯酒,一边喝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
-  婷婷唱完一首,又过来拉着杨诚一起去唱了,郑经理伸手环在陈静腰上,看着陈静有些拘谨,将陈静往自己怀里揽了揽,笑着说道:「小陈,放开些。出来玩嘛,开心就好!」说着,举杯喝了一口酒,却不往下咽,而是吻住陈静的小嘴,将嘴里的酒液一点点往陈静小嘴里渡去。
-  甘甜的酒液灌进口中,小嘴又被男人的大嘴堵着,陈静不由得把口中的红酒一下下给吞咽下去,一大口红酒喝完,陈静脸颊升腾起两朵迷人的晕红。
-  「来,小陈,该你喂我了!」郑经理身体后靠在沙发的靠背上,向陈静示意到。-
  酒精的作用让陈静也逐渐放开了,端起酒杯小心喝了一口,陈静嘟着小嘴向郑经理吻去。
-  这边两人渐入佳境,那边的杨诚和婷婷也是玩得开心。两人一前一后贴身站着,杨诚把婷婷揽在怀里,双手却是伸进婷婷的吊带小衣里,在婷婷胸前的乳房揉搓着,婷婷被弄得已是气喘吁吁,却是不断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,来回摩擦着顶在自己屁股上男人的欲望之根,至于唱歌,此时两人却是谁也顾不上了。-
  一首歌曲结束,两人都是有些气喘的回到沙发坐下。婷婷看着另一张沙发上坐着的两人,开口说道:「陈姐怎么不去唱歌啊?不如跟老板一起来个对唱好了。」「怎么样?一起去?」郑经理看了眼怀里的陈静,就把陈静拉起来走了过去。-
  商量着选了首男女对唱的歌曲,两人就开始唱了起来。唱了没有几句,陈静就感觉男人的大手伸进自己衣服里,捉住自己的乳房揉捏着。因为早在刚才就看过杨诚婷婷两人的表现,陈静对此也就不以为意了。-
  一首歌唱完,陈静也是满面潮红,喘着粗气,随着郑经理回到沙发坐下。扭头看杨诚与婷婷两人,却发现婷婷正把头埋在杨诚胯下,小脑袋一上一下来回起伏着,略微一想便知道了两人在做什么。-
  郑经理自然也看到那边两人正在做什么,也觉得自己心中火热,拉开自己裤子拉链,把早就硬起来的阴茎给释放出来,对着陈静招呼到:「小陈,来,尝尝我的鸡巴怎么样!」陈静听郑经理这么说,一下子就羞红了脸,却是妩媚地白了郑经理一眼,然后听话地低下头去,把男人挺立的阴茎给含在口中。-
  郑经理感觉自己阴茎被一片温暖湿润包裹住,任由陈静的小嘴套弄着,舒服地眯着眼睛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,享受起来。-
  「小陈,你说咱们是在这里先干一炮呢,还是等会到酒店再好好玩呢?」郑经理开口出声问道,睁开眼睛向陈静看去。
-  「我肏!」郑经理出声骂了一句,却原来是看到那边婷婷吊带小衣高高卷起,乳罩也被推在上面,露出一对雪白的乳房,黑色的小热裤连同内裤都挂在一只脚踝处,此时正叉开腿坐在杨诚身上上下套弄着。
-  眼看着那边已经干得热火朝天,郑经理也是再也忍耐不住,起身把陈静压在身下,卷起陈静的裙子,把小内裤一把拉下。陈静此时也是欲火高涨,主动地把双腿向两边用力打开,露出湿漉漉的阴户召唤男人的进入。
-  郑经理用手扶着阴茎,在陈静两片粉红的阴唇上下摩擦几下:「等急了了吧,这就来了!」说着一挺屁股,勃起的阴茎长驱直入,一刺到底。-
  「哎呦!好长,太深了啊!」郑经理阴茎粗度虽然不比杨诚,可是长度犹有过之,这一下整个刺进来,陈静不由得睁大眼睛,不停地抽着凉气。-
  「真紧呐!」郑经理此时心中也是不停感叹,下身的阴茎被陈静娇嫩的阴道紧紧箍住,虽然陈静不如婷婷在性爱上的活泼,不过却是别有一番风情,就是光这小屄也是极品,今天晚上定要好好享受一下了。
-  郑经理伸手去解陈静上衣的扣子,向两边拉开上衣的衣襟,把薄薄的乳罩往上一推,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就弹了出来。
-  郑经理伸手捉住,握在手里细细地把玩着,笑着对身下的陈静调戏到:「你这对奶子真不错呢,比婷婷的可大多了!」一边说着一边抽送起来。-
  那边的两人此时已经换了姿势,婷婷仰躺在沙发上,一条腿搭在沙发的靠背上,一条腿在沙发边低垂着,杨诚站在地上,用手撑在沙发上,用尽全身的力量一下一下冲刺着。
-  此时的婷婷也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迎合着男人的抽送,已经是满面潮红,一脸的香汗,两条手臂在空中无意识地挥舞着,张开的小嘴发出一声声高亢的浪叫:
-  「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再用力……啊啊……好老公……要被你干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因为知道后面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慢慢玩,因此在这里郑经理也不做忍耐,用尽全力在陈静娇躯上驰骋,坚硬的阴茎在娇嫩的阴道中横冲直撞,一下一下快速的冲刺着。
-  婷婷淫荡的浪叫声传来,让陈静有些脸红,她从未想到女人在性爱中原来还可以叫出这么多淫荡的词语。-
  看着就在自己不远处的一对男女此时正纠缠在一起,激烈地交合着,急促的喘息声,女人的呻吟声,交合的水渍声和肉体的撞击声不断传来,而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,坚硬的阴茎入活塞般在自己阴道中进进出出,特殊的环境让陈静的身体似乎更加敏感,一波波的快感直冲大脑,让陈静有些不能自已,也放声呻吟起来:「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啊……好舒服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虽然刚刚已经从婷婷那里学习到了很多淫词浪语,可是让陈静完全放开,像婷婷那样肆无忌惮叫出来却还是万万不能的。
-  由于丝毫没有可以去忍耐,再加上陈静如同处女般的阴道实在太紧,因此快感也是来得愈发快速和强烈。很快,郑经理就有了射精的欲望,却也不做忍耐,把阴茎紧紧抵在陈静娇嫩的阴道里,射出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。-
  被滚烫的精液一烫,陈静的身体整个抽搐起来,阴道也是一阵阵的收缩,迎来了高潮。
-  此时另外一边也已是云雨初歇,两人都已经坐在沙发上,杨诚也已经穿好了衣服,婷婷也把小热裤给拉上了,只是上身依旧,杨诚的一只大手仍然在婷婷娇小坚挺的乳房上揉捏着。
-  婷婷看到这边两人也是完事了,等到郑经理把阴茎拔了出来,婷婷一下子蹿了过来。看着仍旧躺在沙发上满面潮红享受高潮余韵的陈静,婷婷把手伸向陈静胸前,在陈静裸露的乳房抓了两把,又摸摸自己明显小一号的乳房,赞叹地说道:-
  「哇,陈姐的奶子好大啊!」又转头对着已经提起裤子的郑经理眨眨眼:「老板,陈姐的滋味怎么样啊?!」郑经理伸出大手在婷婷小屁股上用力拍了一记:「小妖精,刚才老杨还没把你干老实么!」眼看几个都已经收拾好了,陈静也赶忙起身收拾起自己一身凌乱的衣服。
-  郑经理和杨诚对视一眼:「去酒店?」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,感叹不愧是十几年交情的默契。
-  很快,一行四人就驱车来到一家酒店,在前台开了一个大套间,在服务员诧异暧昧的目光中上了楼。-
  一进房间,婷婷就扒起了自己的衣服,很快就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,扭头对着一旁瞪大眼睛的陈静说道:「陈姐,你先稍等一会!」说着,婷婷就把两个男人都拉到自己身边,又扒起了男人身上的衣服,给了两个男人每人一个飞眼:「两位老板,我来先给陈姐做个示范怎么样啊?」把男人身上的衣服扒光,婷婷蹲下身来,两只小手分别握住两个男人的阴茎,上下套弄几下,眼看着软趴趴的阴茎立即挺立起来,婷婷满意的笑了笑,张口把一根阴茎吞入口中。
-  陈静瞪大双眼看着婷婷一会左边,一会右边,轮流把两个男人的阴茎吞入口中,同时在为两个男人口交,心中实在震惊异常。
-  等到两个男人的阴茎在自己手口并用中再次恢复了雄风,婷婷满意的点点头,站起身来,把杨诚推倒在床上,把着杨诚的阴茎就坐了下去,扭动身体欢快地套弄起来。
-  婷婷一边套弄,一边却又回头招呼郑经理:「老板,快过来嘛!」等到郑经理站到床上,婷婷一把又把郑经理的阴茎抓在手里,对他眨眨眼睛:
-  「老板,我做的现场教学示范怎么样?」说着张开小嘴又把手里的阴茎吞了下去。-
  陈静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的三人,眼前的一切实在是超乎了她的想象,看着插在婷婷身体上下不断进出的两根阴茎,还有婷婷仍在欢快扭动的身体,陈静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,似乎有些不够用了。-
  套弄一阵,婷婷松开口中的肉棒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「哎呀!差点忘了,今天的主角是陈姐呢!」说着起身从床上跳下来,来到呆呆站着的陈静身边,动手扒起了陈静的衣服。
-  「啊!婷婷你干什么,快放开!」陈静终于回过神,赶紧拉着自己的衣服,被眼前的情形弄得有些尴尬。-
  「哎呀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该看到的不早都看过了!」婷婷对陈静的挣扎好不在意,三两下就把陈静扒个精光。
-  婷婷把陈静压倒在床上,笑着看了看床上的两个男人,最后把目光对准杨诚:
-  「杨总,你的秘书还是你先干好了,等会我再好好陪你!」说着就把杨诚拉了过来,小手握着杨诚的阴茎凑到陈静阴门处:「杨总,可以开始了哦!」陈静接着就感觉一个坚硬火热的东西插了进来,把自己下身填的满满的,哪知道这样婷婷还不罢休,接着又把郑经理拉过来,把着郑经理挺立的阴茎凑到陈静嘴边,一脸的贼笑:「陈姐,我刚才可是替你把你男人的鸡巴吹起来了哦,现在你也帮我男人吹吹吧!」说着就把郑经理的阴茎往陈静嘴里送去。-
  把郑经理的阴茎吞入口中,陈静终于也体会到了身体同时容纳两根肉棒的滋味。下身插着的粗大的阴茎不断在自己娇嫩的阴道中进进出出,男人有力的撞击让自己的身体也随之晃动着,强烈的刺激让陈静无法忍受,极力想高声叫出来,可小嘴也被一根粗大的阴茎填满,郑经理还前后抽动阴茎,直把自己小嘴当下身小穴般抽送,因此只能发出「唔唔」的声音。-
  偏生婷婷到现在还不安分,整个人跪趴在床上,一手抓着自己一只饱满的乳房揉捏,小脑袋垂在自己胸前,伸出舌头在自己另一只乳房乱舔,陈静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,可心中的兴奋此时却无从发泄,整个身体此时都忍耐地颤抖起来。
-  把陈静一对饱满的乳房狠狠蹂躏一番,婷婷恋恋不舍地抬起头,在陈静耳边说道:「陈姐,是不是很爽啊?!」尽管心里千般同意,可陈静也只能发出唔唔的含混不清的声音。-
  似是明白了陈静的意思,婷婷嘻嘻一笑,然后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,摇摇自己翘起的小屁股,抬头对着郑经理说道:「老板,你不要只顾着陈姐嘛,我待会就要去陪杨总了,好舍不得你啊!现在小穴好痒,你快来给我止止痒嘛!」「小妖精,就你古灵精怪!」郑经理把阴茎从陈静嘴里拔出来,起身挪到婷婷身后。
-  嘴里堵着的东西被拿走,陈静不由张大嘴巴,深深地吸了几口气,这时,只见旁边跪趴在床上伏婷婷身体猛地往前一晃,婷婷高高的叫嚷声接着传来:「哎呀!插进来了!唔,好舒服!」陈静知道婷婷后面的郑经理此时必然已经把阴茎插了进去,果然,婷婷的身体紧跟着有节奏地前后晃动起来,耳边再次想起婷婷放荡的呻吟声:「嗯……啊啊……好深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快……用力干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婷婷被干的高声浪叫,却仍是不愿冷落了陈静,用一只手撑着身体,另一只手再次伸到陈静胸前,抓着陈静一只丰满的乳房把玩起来,有些奇怪地对着陈静说道:「陈姐,你怎么不叫啊?」陈静此时被刺激地浑身颤栗,自然是希望放声大叫来释放自己无法承受的强烈刺激。可感觉身下的大床晃动的频率不光有着身上杨诚抽送的节奏,眼看着身旁近在咫尺的一对男女交合,陈静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一张脸憋得通红。-
  「老板,你不会快射了吧!别忘了你等会还要干陈姐哦!」婷婷扭过头去对身后的郑经理说道。-
  郑经理听婷婷如此说话,不由得使劲在婷婷身后挺动几下,自然换来婷婷几声尖叫。郑经理拔出阴茎,伸手在婷婷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:「小妖精,我看你是想让老杨干你了吧!」婷婷跳下床,回头对郑经理说道:「哼!你不还是想着干陈姐!」婷婷抱住仍然在陈静身上抽送着的杨诚:「好啦,杨总,我老板想干陈姐都已经忍不住了啦!我们去一边,不要打扰他们了!」杨诚从陈静身上爬起来,挺着阴茎对着婷婷说道:「老郑忍不住了,那你呢?」婷婷妩媚地对着杨诚一笑:「你说呢!」说着跳起来抱在杨诚身上,伸手抱着杨诚的脖子,双腿勾在杨诚腰间。等着杨诚也伸手把她抱住,婷婷把一只手伸下去,握住杨诚坚硬的阴茎,一抬屁股就把杨诚的阴茎纳入自己身体中。
-  婷婷舒服地长叹了一口气,回头对着郑经理眨眨眼睛:「老板,你还愣着干什么,我陈姐在那空虚得紧呢!」郑经理立即会意,抄起陈静两条雪白的大腿,坚硬的阴茎就再次插了进来。
-  「啊、哎呀!」杨诚的阴茎刚拔了出去,陈静还没来得及体会到那种空虚的感觉,另一根坚硬的阴茎立即填补上来,强烈的刺激让陈静不由得张口叫了一声。-
  看到如此情形,婷婷不由得嘻嘻一笑,扭动身体在杨诚身上套弄几下:「杨总,我们不要打扰他们了,到旁边房间去吧!」杨诚抱着婷婷向外走去,婷婷趴在杨诚肩膀上对床上的两人挥挥手:「两位,慢慢享受啊,我们走了!」房间的门被出去的婷婷带上了,郑经理看着身下有些发愣的陈静,开口说道:-
  「别在意,婷婷就是这样,爱玩爱闹!」说着话,郑经理挺动几下:「好了,只有咱们两个了,现在咱们好好玩玩!」郑经理拉起陈静的小手握在手中,下身挺动,粗长的阴茎慢慢在陈静娇嫩的阴道中抽送起来,嘿嘿笑道:「美人,今晚你是我的了!」感觉自己的阴茎被陈静阴道紧紧箍着,低头看着自己阴茎在陈静迷人的阴户中进进出出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随着阴茎的抽送不断外翻,郑经理心里大是满意,开口赞叹到:「真紧啊,小陈,你这个小屄真是极品!」郑经理抽送不停,陈静也轻轻扭动屁股迎合着,微张的小嘴发出一声声销魂噬骨的呻吟:「唔……啊嗯……嗯嗯……唉……呀……啊啊……」郑经理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,陈静的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: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抽送一阵,郑经理把阴茎拔了出来,让陈静在床边趴下,自己站在地上,把着陈静圆滚滚的小屁股再次插了进来,继续大力抽送起来,小腹随着抽送不断撞击在陈静白嫩的屁股上,啪啪直响,配合两人交合处「扑哧扑哧」的声音,说不出的淫靡。-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……受不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强烈的刺激让陈静不由得放声呻吟起来,快感一波波的袭来,陈静觉得自己仿佛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,随时都要被吞没。-
  郑经理此时也觉得自己快要射了,把身下的陈静翻过身来,把陈静两条修长的美腿扛到肩上,再次从前面插了进去,开始了最后的冲刺。
-  郑经理双手撑在床上,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将阴茎一下下用力往陈静身体里顶着,陈静的屁股都已是被干得离开了床面,胸前一对雪白的乳房也随着身体的晃动摇曳着,小脑袋紧紧向后抵在床上,左右乱晃,口里也胡乱地叫喊起来:「啊啊……受不了了啊……啊啊啊……要被干死了……啊啊……好老公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」终于,在陈静高亢的叫声中,郑经理把阴茎紧紧抵在陈静阴道深处,射出一股股的精液。
-  郑经理拔出射精后软下来的阴茎,拥着陈静躺倒在床上,把仍在急促喘息的陈静抱在怀里,一双大手从陈静腋下穿过,抓着陈静胸前饱满的乳房,握在手里细细把玩着:「小陈,和你做爱真舒服,以后跟着我怎么样?」陈静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,听郑经理如此说,知道他不过开玩笑,因此没有回话。再说,就算郑经理说的是真的,她还能真的当真不成?假如真的被人包养起来,那真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,等过几年年老色衰了,能落到手里的有什么就真的不好说了,现在自己起码能把实实在在的金钱拿在手中,不比那强上许多?!
-  激烈的性爱过后,两人都很是疲惫,因此也没有多说话,就这样相拥着沉沉睡了过去……-
第八章-
  火红的夕阳逐渐落了下去,夜色开始笼罩整个城市。
-  陈静站在小屋的阳台上,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城市,心里一片茫然。
-  想起白天在办公室里,在一场激烈的性爱过后自己趴在杨诚怀里,小心的提出希望过年多放几天假,好回家探望一下时,杨诚痛快的答应。-
  现在已经是腊月中旬了,马上就要过年了,也就是再过几天自己就可以放假回家了,已经离家将近一年了,陈静自然无比思念家里的爸爸妈妈,可是,就在这马上回家的当口,陈静心中却满是矛盾。
-  想起自己这半年来的经历,想起自己从最初为了留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一步步的堕落,想起这半年里进入自己身体里的一个个的男人,虽然每一个男人都代表着自己银行卡里的一串数字,可是,此时的陈静心中却充满了无比的悔恨,实在不知道回家后应该怎样去面对自己的爸爸妈妈。一向传统的父母一旦得知自己的这段经历会是什么反应,陈静实在是不敢想象。
-  陈静心里一片混乱,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的未来在哪里。望着外面熟悉的城市,陈静却感觉越来越陌生起来,或许,这个城市从未属于过自己,过去是,将来也是。-
  身在这个南方的城市,即使是冬天,天气仍旧算不上寒冷,陈静不过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紧身棉T恤,胸前乳房部位高高的隆起,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,丰满圆润的屁股被紧紧包裹着,微微上翘,一双美腿笔直修长,简单的装束却很好的勾勒出陈静完美的身材。-
  陈静就这样静静地站着,望着外面发起呆来。-
  忽然,陈静隐约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还不等回头去看,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给搂住了。陈静心里大惊,「啊」尖叫一声,扭过头去看,入眼的是一个应该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。
-  「你是谁?怎么进来的?你想干什么?」陈静心中大是惊恐,极力地挣扎着,开口厉声问道。
-  身后的男人却一点也不慌张,扬起一只手,晃动手上一串亮晶晶的钥匙:
-  「怎么进来的?自然是用钥匙进来的!」眼看陈静挣扎越来越剧烈,男人感觉放下手把陈静紧紧抱住,把头凑到陈静耳边说道:「至于我是谁?杨诚是我爸爸,这些知道我是谁了吧!」听闻男人如此说,陈静的挣扎平复下来:「原来是你!你怎么知道这里的,快把我放开!」男人却没有放开陈静,在陈静耳边继续说道:「嘿嘿,我当然知道这里!放开你?事情还没做完,怎么能现在就把你放开呢?!」说着男人就把陈静的身体抵在阳台的半墙上,一双大手也覆上陈静胸前的高耸,大力揉捏起来。-
  「啊!你干什么,快放开我!你不能这样做!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什么关系!」陈静终于觉得事情超乎了自己想象,再次距离挣扎起来,可身体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搂住,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-  「哼!干什么,马上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!什么关系,我当然知道你们什么关系!我怎么不能这么做了,我爸的哪个秘书我没有干过?!你以为今天我来这里我爸不知道么?!」身后传来男人的话语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陈静停止了挣扎,一张小脸变得雪白,有些木然地回过头去:「你说什么?!」「嘿嘿,我说的你刚才不都已经听到了!」男人却是无暇顾及陈静的脸色,眼看怀里的陈静停止了挣扎,已是伸手去扒陈静的牛仔裤。
-  陈静木然地回过头,望着下面离的老远的地面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夺目而出,滴落下去,一点点消失不见。-
  陈静任由身后的男人解开牛仔裤的扣子,把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扒到自己腿弯处,感到一根滚烫的东西顶到自己屁股上……「啊!」陈静皱了下眉头,男人的已是迫不及待地插了进来,陈静心里完全没有准备,尚未完全润湿的阴道传来一阵疼痛。-
  身后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抽送起来,陈静趴在阳台的半墙上,一脸木然,皱着眉头,任由身后的男人动作着,一声不吭。
-  虽然陈静心里不愿,可身体仍然自己做出了最忠实的反应,下身渐渐开始分泌淫水。娇嫩的阴道越来越湿滑,阴茎的抽送也越来越顺畅,最初的疼痛消失,一阵阵的快感直冲脑际,陈静紧紧抿住嘴唇,极力忍耐着,仍旧一声不吭。
-  男人紧紧抱住陈静的小屁股,在陈静身后用力冲刺着,小腹击打在陈静屁股上,啪啪直响,白嫩的小屁股被撞击的红了一片。
-  终于,男人把阴茎紧紧抵在陈静阴道深处,射精了。
-  射精之后,男人仍旧把阴茎插在陈静身体里面,把陈静搂在怀里,双手握住陈静胸前的双乳,慢慢把玩着:「真爽啊!你的小屄真够紧的!老爸眼光真不错,你这个秘书真是极品啊!」看怀里的陈静没有一丝反应,男人也是心头火起:「肏!不知道让多少个男人干过了,装什么白莲花啊!」说着把陈静拦腰抱起,一边向卧室走去一边说:「骚货,今天晚上一定把你干老实了!」男人把陈静一下子扔到床上,扒光自己的衣服,挺着阴茎上了床。-
  男人把自己的阴茎送到陈静嘴巴:「骚货,来舔!」陈静别过头去,没有理会。
-  男人哼了一声,伸手把陈静的头扳了过来,掰着陈静的下巴就把半硬半软的阴茎插了进去。-
  陈静只觉得嘴里一股腥味,那是阴茎上面残留着男人的精液与自己的淫水的味道。-
  一插进去,男人就在陈静小嘴里面抽送起来,陈静摆头想把口中的阴茎让出去,可被男人紧紧制住,不能如愿。
-  男人的阴茎很快再次勃起,陈静只觉得口中的阴茎越来越长,越来越硬,男人的抽送也越来越深,直顶到自己的喉咙。陈静觉得自己渐渐有些喘不过气来,被顶得直翻白眼。-
  好不容易,男人终于把阴茎拔了出去,陈静连忙张大了嘴巴,大口大口地吸气。
-  「嗯」陈静闷哼一声,男人已经扒光了自己的衣服,架起了自己的双腿,再次插了进来。
-  男人高高架起陈静的双腿,粗长的阴茎在陈静娇嫩的阴道中长距离地抽送着,一边抽送一边喊着:「骚货,我干得你爽不爽?!骚货,叫啊,怎么不叫?!」下身男人有力的撞击让陈静全身都跟着晃动着,粗长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前进仿佛直顶入自己心里,如潮的快感一波波地袭来,陈静几乎忍耐不住,却仍是满面涨红,极力忍耐,紧紧咬着嘴唇,一声不吭。-
  看到陈静如此表现,男人冷笑一声,继续一口气冲刺了几十下,却是把阴茎拔了出来,躺在陈静身边把玩起陈静胸前丰满的乳房。-
  男人的阴茎骤然拔出,陈静只觉得下身一阵空虚,仿佛心中什么东西给人抽走了,一片空落落的,阴道里仿佛一只只蚂蚁爬过,痒得难受,陈静只得夹紧了双腿,来回绞动,希望能稍做缓解。
-  可男人的大手在自己胸前肆虐,不断揉捏着自己饱满的乳房,男人还把头靠在自己头侧,冲着自己而后轻轻吐气。-
  陈静只觉得心中欲望的火焰熊熊燃烧着,似乎要把自己吞没、焚尽。陈静无法忍受强烈的欲望,不安地扭动着身体,迫切地需要男人的肉棒去填补自己的空虚,替自己来浇灭欲望的火焰。
-  看着陈静的表现,男人知道陈静已经忍耐不住了,起身挺着阴茎在陈静的阴门处一下一下轻轻触碰着:「骚货,受不了了吧!求我,求我干你!」陈静无法忍耐越来越强烈的欲望,闭上眼睛喊到:「快干我,求你干我!」男人终于得意的笑了,「骚货,来了!」说着「噗滋」一声,粗长的阴茎再次全根没入。
-  「啊……」下身的空虚终于被再次填满,陈静深吸一口气,满足地呻吟一声。
-  男人抱着陈静的大腿,再次抽送起来,这次陈静不在继续忍耐,张开小嘴呻吟出声:「啊……嗯嗯……嗯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抽送一阵,男人抽出阴茎:「骚货,起来趴下!」这次陈静立即听话地起身跪趴在了床上,把圆滚滚的小屁股高高翘了起来,男人跪在陈静身后,把玩了一会陈静的小屁股,这才抓住两瓣丰满圆润的臀瓣插了进来。
-  男人紧紧抓着陈静的小屁股,一插进来就开始快速的抽送,进行着最后的冲刺。
-  「啊、啊啊、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强烈的刺激让陈静发出一声声短促的轻叫,身后男人有力的撞击让身体也随之来回晃动着,陈静渐渐有些支持不住,上半身一点点的向下低去,直到把头深深埋进柔软的大床中,只有圆润的小屁股还在高高的翘着,承受着男人的肏干。-
  终于,在一阵快速的抽送过后,男人紧紧抓着陈静的屁股,把一股股的精液射进陈静身体最深处……男人心满意足地拔出了阴茎,起身穿好了衣服,看着床上跪趴着的陈静,伸手在那高高翘着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:「骚货,这下爽了吧,没事装什么纯啊!」说着向外面走去。
-  此时的陈静,整个人跪趴在柔软的大床上,脑袋深埋在床单里,雪白圆润的小屁股高高翘着,阴部一片狼藉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,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中间的肉缝流出,缓缓向下流去。-
  听着男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陈静趴在床上没有动,直到听到房门开启又关上的声音传来,陈静才像失去浑身力气般,整个人瘫软在床上,抓过一只柔软的枕头,把头深深埋在里面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-  不知道哭了多久,陈静才把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抬了起来,一双迷人的杏眼此时已经哭的红肿,可是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,今天所遭受到的一切终于让她明白,自己在那些男人的眼中究竟占据着什么地位,城市的生活或许美好,可却是不属于自己的,在这里,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有为了。或许,回到家乡,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……别了,曾经梦想中的城市,愿这里的记忆随着青春一起埋葬……